他还指出,虽然美联储有一些降低利率的空间,而且还会通过货币政策应对未来的经济衰退,但全球其他央行仍停留在危机全面爆发时的水平附近。

威廉姆斯:中国有什么不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