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,货币政策也被赋予了结构性的任务,为民营企业与中小微企业提供服务,为实体经济与产业转型升级服务。与此同时,还要承担逆周期调节作用,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。也就是说,既有结构性目标,也有总量目标(稳增长),那么,在执行这项政策时,应该防止重蹈2014年-2016年的覆辙,因为当前还有防范金融风险的任务,这些风险恰恰主要是由上一时期结构性政策异化造成的。

“小微企业的续贷政策问题,是民企融资的一大痛点。因为需要过桥,再融一个新的资金,拿到贷款就需要付出超过半年的利息。为了解决这个痛点,我们增贷款余额,推普惠小微企业贷款……”正如北京银保监局相关负责人的介绍,去年为支持民营企业发展,北京疏通了政策传导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推动民营、小微企业融资增量扩面、减费降本。截至去年年末,各中资银行对北京地区民营企业的业务规模达1.16万亿元,共支持民营企业27294户。